一名女教授要变革传统的实习管理模式,他们的SaaS系统已经对接200多所职业院校

admin | 2016-09-13 |

工学云创始人,刘明珠

刘明珠 工学云 创始人
创始人:刘明珠
背景:老师
门派:职业教育SaaS平台
融资:自筹

刘明珠接招:

1、怎么想到做工学云?
2、职校痛点有哪些?
3、对接学校的系统难吗?
从体制内的一名副教授转型工学云创始人,刘明珠每天的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。她的大部分时间奔走在全国各地的高(中)职业院校途中,经常拜访完上一家职校的教务处长,再启程飞往另一个城市。开拓客户资源是一个艰辛的过程。这对于曾在体制内过着安定生活的她而言,确实有不小的挑战。?刘明珠告诉《接招》印象最为深刻的一次客户拜访过程。当时她见的是一位院长,演示工学云产品时,对方热情洋溢,这让刘明珠看到希望。几天后再次见面时,院长冰冷如同陌路人,先后态度反差极大,这让刘明珠失落感很强。?「那次碰壁之后,调整了好几天。」刘明珠笑着告诉《接招》。「但我相信,他们迟早还会用我们的产品。」她言语间信心百倍,丝毫未有半分灰心迷茫。?刘明珠在职业技能类学校任教12年,她看到顶岗实习中存在很多痛点尚未被解决。这位女教师的创业初衷很简单,不想让定岗实习仅仅流于一种形式,想跟职业技能学校一起,做一些有价值、有未来的事情。?为此,他们开发了工学云项目。这是一个针对高(中)职业院校管理实习生的云服务信息系统,简单来讲,更像一个SaaS系统,依托移动端和PC端,为学校和实习生提供了GPS定位签到、发布通知、实习报告、实习申请、实习秀等顶岗实习管理功能。
Q:学校的痛点有哪些?刘
A:主要体现在实习管理的过程中。
第一、实习前,逐级汇报,程序非常复杂。
第二、在实习过程中,学生跟踪难、实时管理难、交流沟通难。比如,PC时代,学生的签到、写日报等流程都难以跟踪到。再比如,要登录浏览器才能写日志,中间经常会碰到这样那样的问题,使用起来很不方便。
第三、实习后,数据调取、汇总都非常难,且存档也不方便。

Q:高校对你们的产品反馈如何?刘
A:在拜访各个学校的过程中,得到很多鼓励。比如,武汉职业技术学院李校长说他两年前就想做这个事情,黄冈职业技术学院熊校长提供了不少学校需求,希望帮助我们打造更好产品,是我们工学云的摇篮。

Q:你们目前最大竞品是传统的管理类软件?刘
A:目前,绝大多数学校停留在使用传统管理软件的过程中。
第一、传统软件只有PC端,没有移动端,使用时间和地点均受到限制。
第二、传统软件统计要素不全,数据查看不方便,且统计数据难以保存、调用。
第三、缺乏校企互动、师生互动,不能及时反馈实习工作的实际情况。
第四、缺乏对家长的管理与沟通板块,忽略家校互动交流。

Q:你们先从学校端切入?刘
A:对。第一步,我们先服务好学校,给学校提供一套SaaS系统,方便学校进行实习的流程化、过程化管理。第二步,我们会整合企业招聘信息进来,帮助他们做蓝领招聘,真正把「校企合作」政策落地。

Q:产品有哪些亮点?刘
A:目前,我们已经与教育部数据采集平台成功对接,方便实时采集过程数据,并且能跟各校数字化校园系统集成在一起。
我们的系统包含管理平台、教师平台和学生平台三个部分。每个模块都有很多的功能。概括下来,就是将实习过程流程化、数据化,方便学校和老师管理实习生。
举几个例子,学生端的APP有「签到」功能。基于GPS定位,让学生基于地理位置签到,方便老师、学校追踪其安全状况。还有一个「实习报告」功能,学生利用碎片化时间管理,写日志、记录实习心得。同时,老师登录手机客户端,也可以直接查看学生的动态。
此外,我们的产品亮点还体现在数据统计、老师考核、全面监督板块。就数据统计来讲,可按照学年学期、学院专业分门别类进行汇总,一键导出数据,相对传统管理手段,极大减轻老师工作量。

Q:跟学校的数字化系统集成过程顺利吗?刘
A:从2015年11月上线至今,我们用半年时间成功接入了200多家高职院校,用户覆盖20多个省份,并已与数字化校园完成集成。按照每年有实习生1000万来算,我们的市场估值已经过亿。

Q:核心团队成员都是什么背景?刘
A:技术负责人是华东理工大学计算机硕士,之前创业做移动互联网产品的软件外包。另外一个是同济大学的计算机硕士,在中兴通讯做过开发负责人。我是运营负责人,之前在武昌职业技术学院担任老师已有12年。离开学校之前,院长不仅给了很多建议,还介绍了一些职校的资源过来。

Q:就你个人而言,比较大的挑战在哪里?刘
A:跑学校谈合作是一个体力活。因为学校不集中,分散在各个城市。经常是早晨5点出门,晚上12点到家,每天最多跑三家学校。积累客户资源的过程确实不容易。相信每个创业者的起步阶段都是困难的,但这必然带来不可小觑的收获。我坚信,以PC+APP的管理模式必然会从根本上变革传统的职教实习管理模式。

Q:哪件趋势是你三年前不看好,现在变成现实的?刘
A:滴滴打车。我当时觉得行政壁垒很高,他们要革出租车公司的命,政府不会同意他们做这件事情。